毛靖師兄 二日禪'10

毛靖師兄 二日禪報導 by Eric

法鼓山西雅圖分會於4 月17 及18 日舉辦兩天的禪一,特別邀請到洛杉磯分會的毛靖師兄來帶 領。年屆 76 歲的他,身體還是非常的硬朗,聲音宏亮,不論是跑香、或是瑜珈動作,都不輸在 場的年輕人。這次禪一,包括八式動禪、靜坐、經行、聽師父開示,吃午齋的時候還有橘子 禪。到第二日下午,還有戶外經行。

在運動、經行時,毛師兄時時提醒大家、引導大家,動作在哪裡,心在哪裡,意念在哪裡。心 念跑掉時,清楚知道要拉回來。另外,禪修的基本就是放鬆。所以在靜坐剛開始的時候,頭部 運動及深呼吸是很重要的。毛師兄特別對大家引導幾次局部的放鬆。

分享心得的時候,大家還是有許多腿痛的現象。毛師兄說,師父自己也曾說過他坐了六十年還 是一樣會痛。有位師兄分享,就衝著師父的保證,絕對不會把腿給坐壞了,所以他就忍痛練成 了雙盤的功夫。可見對師父有信心其實是對自己很大的幫助。還有位師姊分享,就是專注於呼 吸的一點,腿痛也就過得去了。後來,毛師兄和大家討論到了些內心的層面。禪坐時對於心理 狀況的了解是比較深入的。看看是否有起貪愛、憤怒、妒忌等等情緒。有些人對於禪坐帶來的 愉悅感起了貪念,不肯起坐。師父以前罵這種人,像是路邊的電線桿一般。另外,呼吸也會忠 實的反應心理的狀況。所以毛師兄說,在生活中時時可以注意呼吸,對於自己的心理狀況有比 較清楚的覺照。毛師兄勉勵大家每天練習打坐,養成每天打坐的習慣。他並舉一位在LA 的師 兄,剛開始只叫他每天坐十五分鐘,後來他自己卻變成每天一個小時。他又舉一個例子,每天 上班要開一個半小時的人,卻能抽出時間每天打坐兩小時。毛師兄也舉了許多他自己、或別人 的故事,我們也覺得對禪坐的興趣及信心都有所提升。

兩天下來的禪坐,大家都感到法喜充滿。感謝所有的義工護持,尤其是香積組的菩薩為大家準 備了兩天可口的午齋。

法鼓山西雅圖分會禪一活動報告 by 常昉

法鼓山西雅圖分會在四月十七、十八、十九舉辦了兩天的禪一及半日禪活動, 此次邀請法鼓山 有資深任教經驗的毛靖菩薩來指導禪修.

一開始, 毛靖菩薩指出禪宗常說「放下」, 但在放下之前要先會「放鬆」; 調心之前應先調 身、調飲食、調睡眠、調呼吸等等. 現代人凡事講求快速, 也因此造成緊張 的生活方式, 即使一些所謂的〝休閒活動〞, 也常因得失心重而造成反效果, 結果是又花大錢又傷神. 他 說禪修不用花什麼錢, 只要一塊方墊、一個蒲團, 隨便任何地方、時間都能靜坐、用功. 用 功的方法主要為放鬆與體驗呼吸, 在「鬆」中用功, 心保持安定--- 不攀緣, 先放下生活中關 切的事物, 在每一吸氣、一呼氣時去 體驗全身的感覺, 但不要特別去留意某一局部, 只要做 一個〝旁觀者〞. 一般人的妄念多落在過去、未來, 所以要練習把每一念都放在當下. 放鬆 的時候知道在打坐, 體驗全身都在打坐. 他指出正確的姿勢對於氣的循環是有幫助的, 一開 始不求多, 每次十五分鐘也可以, 重要是持之以恆, 常常練習可放慢生活的腳步, 藉此恢復健 康而正常的身心, 他又說這只是副產品, 禪修最終目地是開發智慧, 並能活用於日常生活之 中, 念念專注於每個當下、清楚察覺各個細微之處, 煩惱亦將慢慢減少.

毛靖菩薩接著帶領參加眾做八式動禪, 他要大家清楚知道自己的每一個動作, 動作在那兒、心 就在那兒, 動作不要急, 愈慢愈好, 以此實際的練習而達收攝身心的效果. 之後就進行二柱 香的靜坐, 首先他引導大眾放鬆的方法, 由頭至腳, 一部份接一部份的放鬆, 特別是眼球的放 鬆與小腹的放鬆, 這兩處是一般人較不容易放鬆的部位, 尤其在處於緊張狀態時更是會不自 覺的緊繃及向內收縮起來. 接著他也帶著大家做一些簡單的按摩及柔軟運動, 除了詳細介紹 之外, 也放映了師父有關調呼吸及七支坐法: 在我們坐到蒲團上以後,把腿盤到自己可以做到 的最好程度(雙盤、單盤、半單盤、散盤), 兩膝蓋穩定放在方墊上, 盤起腿的原理就是讓臀 部與兩膝蓋形成的三角形盡量成為一個等邊的正三角形, 這樣是最穩定的姿勢, 再來就是放鬆 及體驗呼吸了----- 你只是一個旁觀者,常常練習,假以時日自然會進入專注心和覺照心, 最後到 逹統一心. 接著進行拜佛, 他要我們以專注的心念、最緩慢的速度來做禮拜, 心沒 有其它的念頭, 可是自己拜的每一個動作是清楚的、明白的.

中午用齋時, 毛靖菩薩提醍大家食物只是用來養色身之用, 不要去貪求一定要什麼樣的美食、 或是不要什麼樣的食物, 注意自己拿菜時的每一個動作、 咀嚼時的每一個動作, 清楚感覺每一 粒米、每一口菜被慢慢吞下的感覺. 吃飯時細嚼慢嚥, 不但能助消化, 還能清楚體會當下的感 覺.

下午經行時, 毛靖菩薩要大家隨時保持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 把注意力集中在進行的每 一步, 一舉足、一放下、步步都要在專念之中.在靜坐一柱香之後, 他帶領大家進入橘子禪, 他 要我們先聞一聞橘子的味道, 剝開後, 一瓣一瓣細細地嚼慢慢地吞, 去感受牙齒咬下時, 汁液 從每一瓣橘子噴出來的感覺.

在活動結束前, 毛靖菩薩說師父書中常提到「老實的用方法」, 不管大家用的是數息或隨息, 只要不是刻意去控制呼吸, 造成不能享受呼吸的情形; 只要是你覺得讓你可以放鬆的, 那就是 你的方法, 應該在方法上老實的用, 等到熟練了, 紮實了, 自然會進步到下一個方法, 不要求 速成、急於想看到什麼樣的效果. 他也說每一柱香的因緣都是不相同的, 不可能重複, 所以好 的、壞的經驗都不要掛在心上, 每一柱香的禪坐都是全新的. 要把禪修視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情之一, 必須要落實修行的意欲, 並且持之以恆的每天練習, 才能於日常生活中時時的、處處 的起正念的觀照, 也才是真的「活在當下」.

這次活動, 毛靖菩薩讓沒有接觸過禪修的參加眾有了正確的觀念和一點實際的練習, 對於以後 有志修行的人, 有絕對的幫助; 也讓有打過禪的大眾溫故而知新, 有了另一種體會. 禪修活動 圓滿的在一片「鬆」中結束…………

One day Chan meditation report by Craig Foster

I attended one day of the Chan Retreat weekend (April 17-18) at Dharma Drum Mountain Washington Chapter. I just wanted to say that I appreciate the gentleness of Mr. Mao and the great opportunity to spend a day of practice with others. The day was perfect to me: 8 form Ch'an Meditation, listening to insights from Mr. Mao and Master Sheng Yen, eating great food, and observing oneself during walking meditation.

It's so hard sometimes to slow down and get to know oneself. At times, perhaps I use life to avoid examining this great matter. Whenever there is a chance to face life and its obstacles (or the ones I've created), I try to take it. And "this great matter" sometimes presents itself in the most practical ways: how do I not clang my eating utensils around to avoid disturbing others, how do I stay awake? Each time these thoughts arrive they present an occasion to return to the method. Isn't that wonderful?

I want to thank Mr. Augustine Mao for providing his teaching and the Dharma Drum Mountain Washington Chapter for providing the chance to practice. It's a great service and I deeply appreciate it.

果徹法師 默照與話頭禪 教學與實習二日禪'09

果徹法師佛學講座〈話頭禪法的介紹〉與「話頭半日禪」活動報導 by 怡禎

果徹法師於八月九日上午於法鼓山西雅圖分會進行佛學講座〈話頭禪法的介紹〉,下午則接著進行話 頭禪的練習,這是果徹法師今夏於西雅圖教授系列課程的最後一天,吸引了三十餘名學員到場參加。 法師在將近三小時的課程中,介紹了話頭禪的淵源、話頭禪的次第方法、參話頭的功能、及參話頭的 基本認知 。話頭是由公案故事演變來的- 公案是禪師和弟子之間引導開悟的過程和經驗- 話頭是化繁 為簡,取公案的重點字句,把「語言」的範圍縮小至讓禪修者沒有思考的空間和想像的餘地。因「話 (語言)」是心念的符號,「頭」則是根源,所以「參話頭」的意義就相當於提問:未有語言、思 想、念頭之前,那是什麼?自己和諸佛完全相同的佛心和佛性是什麼?不管用哪一句話頭來練習,內 心的疑情都是歸向於相同問題的。在實際練習時,則會有「念話頭」、「問話頭」、「參話頭」、及 「看話頭」四個層次;起初當作咒語一樣地只是念話頭收攝身心,漸漸地對那句話頭起了疑情,一再 地提起興趣與好奇心想知道答案是什麼(「問話頭」),更進一步就能夠綿綿密密地參話頭,疑情漸 深、疑團漸大,直至疑團破了-- 就如長久住在密不透光的悶葫蘆中,第一次見到裂開的葫蘆縫隙透進 來的光,確信外面有光-- 也就領悟了自己身心的煩惱是什麼,但因為身心的煩惱並未就此滅除,故仍 然繼續用功,作為保任與加強,此層次稱為「看(音ㄎㄢ,看護之意)話頭」。由此練習次第亦可推 知,話頭禪最基本層次有除妄念的功能,漸漸地能破本參、破重關、破牢關,乃至離一切苦。參話頭 最重要的基本認知,就是話頭不是答案,但能給你答案!練習話頭禪不是一個自問自答、或分析推理 的過程,而且應該停止分析、停止用自己的思惟模式尋求答案,因為腦海出現的任何答案,都不是正 確答案,而是要問那句話頭,要它給你答案!

下午三個半小時的話頭禪練習,在監香林克炤菩薩的帶領下先做八式動禪收攝身心,接著大眾就開 始練習話頭禪,用早上法師建議大家用的話頭:「什麼是無?」第二支香由法師帶領到戶外經行,在 快步經行的時候法師用簡短有力的字句提醒大眾: 生死大事未明,無常大鬼又在後面追趕,此時不 用功更待何時!第三支香回到禪堂繼續用功,有些學員已經感覺疲累用不上方法而散亂,有些學員太 用功而引起身心緊張的不適反應,有些學員心力不足而昏沈。。。而就在此時,禪堂響起了兩大聲打 香板的脆響,適時地喚醒了大多數人,再次調整自己、把心力提起,把握最後很短的時間好好練習這 個方法。

對大多數本地學員而言,這是第一次學習話頭禪的原理、嘗試話頭禪的方法。在最後分享討論時,有 一些學員覺得時間太短還沒辦法掌握要領,有一些人則覺得非常相應、覺得話頭能夠對治自己的散亂 心;每一個人都非常認真地體驗方法,也提出了許多問題,限於時間法師無法一一回答,但是勉勵大 家將來去參加話頭專修禪修營,更能針對個人狀況釐清問題。果徹法師來訪的系列課程到此圓滿結 束,很特別的是,今年法師為了鼓勵全程參與十一堂課的學員,準備了很有意義的小禮物,在召集人 陳瑋菩薩和活動負責人姜美玲菩薩的協助下,頒發予約十位學員全勤獎,作為鼓勵與紀念 ,學員也 懷著感恩,期待明年再見法師的身影、再能親聆法師的教導。

果徹法師教默照禪:觀念與實習 by Eric

果徹法師這次來西雅圖弘法,花了許多的時間給我們西雅圖的參加眾,讓我們大家對於法鼓山的漢傳 禪佛教有一個比較完整的了解。其中一部分是教導默照禪的觀念,之後並花半天的時間實習。觀念的 部分,法師很有層次地,把默照禪法的源流、師父所教的默照、練心的過程、要領、階次、修持法、 與止觀的異同,都一一詳細跟大家講解。

法鼓山的密集禪修課程,分為初階、中階、與高階。初階的方法主要為放鬆與數息。中階為止觀。高 階為默照或話頭。早期都是師父親自照顧禪眾,禪風以犀利、棒喝式的臨濟禪風為主。師父帶的默照 在西方甚受歡迎,其中一個原因是默照是在「鬆」中用功,比較契合在西方廣為流傳的南傳內觀法。 練心的過程大致如下:放鬆、收攝心、集中心、統一心、無心。「收」是指捨去過去、未來,回到當 下的所緣境;「攝」是指捨去雜念妄想。「無心」 是指捨妄、捨真、不執著兩邊與中間、打破自我 情執的煩惱心而生智慧心與慈悲心。

默照的要領:「默」是不受內外影響而動,心保持安定。「照」是清楚知道所有狀況。所以只要有妄 念出現,知道妄念就是「照」,不管它就是「默」。放鬆的時候知道在打坐、而只管打坐。呼吸只是 全身的一部分,體驗全身的感覺,不需要特別留意某一局部。體驗全身都在打坐。這時,要注意「想 像」與 「體驗」是不同的。「想像」就相當於用頭腦畫圖,是不正確的。

在禪堂中,要把自己的身心孤立出來。也就是說,心不攀緣生活中關切的事物,先放下。進一步,要 從禪堂周遭的人、事中孤立出來。接著,要從前念與後念之中孤立出來。禪眾的觀念應該是把身心的 擔憂都交出來,全心投入方法之中。總而言之,用功的狀態應該是孤立的。 默照的前後次第,剛開始是「先默後照」。之後是「默照同時」,也就是「默其所照」。依禪眾的個 性不同,有些人比較偏重「默」的部分、有些則偏重「照」的部分。應該要依自己的狀況調整要加強 「默」或是「照」,以達到「默照同時」的目的。

聖嚴師父提出了默照的五個階段,也就是:1、放鬆身心。2、觀照全身。3、觀照環境。4、內外 無限延伸。5、惺惺又寂寂,寂寂又惺惺。在觀照環境的時候,已是一片寂靜,知道身體是環境的一 部分。內外無限延伸,則已到了盡虛空、遍法界、至內無內、至外無外、妄念如大海中的泡沫。到了 最後,自然放下自我中心、無我、無我所、超越主觀與客觀,也就是所謂的絕觀。

止觀的字面上與默照似乎有所雷同,其實是有差別的。 「止」是心止於一境,「默」則是沒有境, 不觸境。接觸的時候知道,卻不把它當作是心所住的對象。默照與四念住也有不同。四念住是有次第 的體驗身、受、心、法。默照則是面對身、受、心、法,都不管它,只管打坐。禪法的本身無次第, 但是修行實則是有次第的。

下午實際練習之後,大家或多或少都有體驗。小組討論時有人問到如果打坐時感到恐懼應該如何處 理?法師說,恐懼的根源,就是自我中心作祟。如果問,誰在害怕?答案是自己。法師並分享自己的 對治法:「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都離苦」。以及「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這兩句話,有 幫助我們消融自我中心的功能。自我中心小了,恐懼感自然也就減輕了。

法師的默照半日禪,讓沒有接觸過默照的同學有了正確的觀念和一點實際練習;也讓有學過默照的同 學溫故知新。

back to top    

常華法師 禪三'09

法鼓山西雅圖分會於4/10-4/12由北美輔導法師常華法師主持了一場「慢活」禪三. 所謂的慢活(Slow Living) 是針對現代人凡事講求快速的生活方式而言,其目的是提供一種逆向思考,放慢生活的腳步,藉此恢復健康而正常的身心。其實,就這方面而言,與禪的方法是互相輝映的。本次禪三的地點選在環境優美, 安靜, 很適合修行的Seabeck Christian Conference Center.

首先, 常華法師提醒大家禪坐的基礎,也就是放鬆。我們久處於快速忙碌的生活已久,身心都已僵硬不靈,不容易做到真正的放鬆。法師介紹放鬆的方法,由頭至腳,一部分接一部份紮實的放鬆肌肉。並且指出眼球的放鬆與小腹的放鬆,是比較關鍵而不容易放鬆的部位。眼球因為與腦部直接相連,用腦過度眼球也跟著緊繃。處於緊張狀態時,也會不自覺的收小腹。法師教導訣竅,放鬆眼球的同時也要放鬆頭腦。放鬆小腹的感覺,就如同剛吃飽飯,靠在沙發上的那種放鬆的感覺。

 經過幾炷香之後,法師播放聖嚴師父的開示。師父開示了一些非常受用的觀念、方法以及心態。禪修者常犯的毛病,例如妄念太多,昏沉,方法用不上等問題,師父都做了詳盡的解釋。每次開示完畢,常華法師即讓我們馬上實際練習,試著將師父提供的方法學以致用。

三天之中,大家的作息都是在專念之中進行的。除了禁語之外,吃飯時,甚至是一切活動,也特別把注意力集中,不至胡思亂想。第二天天氣非常好,大家在戶外經行及運動時感到特別舒暢。三天下來,在心得分享的時間裡,大家都獲得許多寶貴的禪修心得。禪三活動在一片安詳而活潑的氣氛中圓滿結束。

back to top    

繼程法師 禪一'08

禪一報告 邱怡禎文

上週參加了繼程法師指導的兩日禪一,我的收穫非常多,為了要跟沒有機會參加的遠地家人與朋友報告這個經驗,我趁記憶猶新的時候寫了這篇心得與他們分享;而你們和我一起參加了同樣的課程,更希望與你們交換心得、彼此鼓勵一起共修。

我耳聞繼程法師的禪修指導功力和個人修為已久,但是始終沒有機會參加他帶領的禪修營。我對繼程法師所知不多,只知道他並不是法鼓山系統出身的法師, 卻每年都千里迢迢從馬來西亞來到象岡帶領禪十。這兩天他的課程呈現出一套很有次第、很實際的禪修方法,在他清楚的引導之下我在打坐期間每一刻都可用上方法,所以我對於他教導的方法產生了信心。他這兩天一直強調的重點是我以前從來沒聽過的一種態度,也就是今天寫信特別想與各位分享的。

 先讓我簡短說明一下繼程法師引導禪修的步驟,這是一個把心的覺知能力由粗轉細的過程。在我們坐到蒲團上以後,把腿盤到自己可以做到的最好程度(雙盤、單盤、半單盤、散盤),兩膝蓋穩定放在方墊上,盤起腿的原理就是讓臀部與兩膝蓋形成的三角形盡量成為一個等邊的正三角形,這樣是最穩定的姿勢,現在做不到的人應該天天拉筋、以能夠雙盤為目標。坐姿調整好以後,就用心引導自己的注意力到身體每個部位、去感受每個部位的觸受,這樣子從頭頂到腳趾掃瞄好幾遍之後, 漸漸能夠提起注意力在全身整體的覺知,知道自己在打坐;全身都很安定放鬆了以後,會發現只剩下輕微的起伏在胸與腹部,然後,輕輕地把注意力帶到鼻端的呼吸上,注意著呼氣和吸氣的覺受。當能夠穩定地察覺到鼻端的氣息出入的時候,為了要更加提起覺照的能力,就把數字輕輕地一個接著一個安置於呼氣之後。接下來,如果數息數到非常安定了,數字顯得多餘,就會自然地放掉數字,變成隨息的階段。更高一層的階段,就是專注心和覺照的心統一了,稱為統一心的階段。

這些我都聽過好幾次了,沒有什麼不同的,但是接下來的引導就是我沒聽過的。法師一直不厭其煩地重複在這些階段進進退退,他說察覺不到呼吸沒有關係,就繼續從頭到腳掃描身體各部位,但是不要把注意力停留在某一部位,就是放鬆地去覺察身體從頭到腳的觸受。同樣地,當數不到呼吸的時候,就應該回到前一個階段去察覺呼吸, 如果察覺不到呼吸,就應該回到更前一個階段去放鬆身心、調整身體,當身體穩定了、能察覺呼吸了,再自然而然地開始把數字放在上面。也就是說,呼吸是禪修時重要的所緣(在調息、數息、隨息的階段),但不是一個目標,並不是到達了數呼吸的階段就要一直不停地數下去、直到放掉數字為止。而是隨時警覺自己的狀態,用那個狀態所需的方法來用功,隨時調整自己,這樣子是隨時都在用功,而不是數呼吸的時候才在用功。在任何階段都是輕鬆自然地用方法,而不是用力地數呼吸(這樣可能會控制呼吸)、用力地察覺呼吸(可能會故意用力呼氣吸氣),結果身體緊繃而不自覺。法師說,這個過程應該是進進退退、不厭其煩,不欺騙自己,隨時知道自己的狀態而用方法去用功。

 當身體疼痛、周圍有噪音,使我們正在用的方法受到干擾時,那就放下方法,把注意力集中在那個干擾上面,當我們能夠用很細的心去觀察那個干擾的時候,會發現它也是變動的、無常的、然後慢慢地就可以接受它,當干擾不再形成干擾時,我們才可以回到方法。他最強調的觀念就是,每一個階段(由粗轉細)都是因為前一個階段已經穩定了而自然而然進入的,而不是用力、用自己的想像力和妄念把自己推到下一個階段、更上一層的。換言之,我們每一刻都在用功、用方法,而不是數呼吸的時候才在用方法。還有一個觀念是,每一柱香的因緣都是不相同的,不可能重複,所以好的、壞的經驗都不要掛在心上,每一柱香的禪坐都是全新的。

 我一直都用數息法,但是之前好長一陣子我都不想數呼吸,因為感覺數呼吸非常干擾我、會令我控制呼吸,去年大專禪三我在象岡問了果谷菩薩這樣怎麼辦,他說 just follow the breath, 我一直誤會"follow the breath"就是隨息,是比數息更安定的階段,不過這次繼程法師的說明才讓我明白,那只是在察覺呼吸的階段,我是用自己的想像力和妄念催眠自己,以為數數字已經不需要了。很傻吧,真冤,不過自己沒有問清楚、也沒有把握機會去參加精進禪修早一點發現問題,還能怪誰。最近幾個月又比較老實數呼吸了,但是一直很挫折,因為我以前學到的就是,以數呼吸為專注的所緣,當腳痛、妄念、 身體異樣感覺出現的時候,都不要管它, 繼續回到所緣、專注在數息這個方法上,所以我都以為只有在數呼吸的時候才是用上方法。這次學到的重點就是,數呼吸數不到了,應該怎麼樣一步一步回來,這需要耐心去經歷這些細微的步驟;我以前都是馬上就用力把注意力拉回在數字和呼吸上,通常這樣拉回來的的結果是,數了幾下呼吸就又不見了,身體又緊繃了、妄念又出來了,變成一場來來回回的拉鋸戰,把自己弄得疲累不堪。

這幾天的練習都照著繼程法師的引導,感覺態度很放鬆,明白了禪修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進進退退的過程(而不是只進不退),該到哪裡、就在哪裡;於是就不會再用想像力把自己推上一層樓,不心急著到更高的層次去,但是每時每刻都知道自己的狀態並且用方法,就算我離定境還很遙遠,這樣老老實實坐完一柱香也等於徹底放鬆了身心。再加上他三天的佛學講座一直圍繞著"禪修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必須要每天練習"這個主題,不厭其煩地想要提起大家去落實修行的意欲,至少對我起了很大的作用,不再找各種藉口逃避每日的禪坐了。

報告完畢。感恩您耐心看完這篇心得,也期待聽到您分享自己的禪修經驗。

禪一心得 王衍易文

上次繼程法師來帶領禪一, 我也來寫一點心得。 因為我這次也學了不少, 其中大部分邱怡禎菩薩在上期的法鼓通訊都有提到。

我現在打坐時比較有踏實感, 回想一下是因為在繼程法師的引導之中, 感覺到了每個階段應該是什麼樣子。 他引導的方法就像是牽著我的手經過一次。 當時我們已經坐了一陣子, 我聽到他進來禪堂, 然後拿起麥克風開始講話。 我還想他這樣說話我怎麼專心? 但是後來我發現他是來引導大家的, 所以就隨著他的指導來坐完這柱香。 我蠻感激他這樣做, 讓我比較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例如說我發現聖嚴師父所說的隨息並不是我想像的那麼簡單。 我也學了原來應該要隨時觀察自己的狀況做調整, 在這些階段之中自然的進退。 其實我們常說要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 或是「活在當下」, 我以前也常聽到, 甚至有時候也會講給別人聽, 可是我卻沒發現禪坐的時候原來是這樣子練習的。 繼程法師說禪修的兩原則就是放鬆與注意當下。 所以回想起來, 我所說的踏實感其實大約就是: 知道我自己在哪裡, 然後知道觀察自己的狀況做調整吧。

另外, 所謂的自然進退, 之所以稱為「自然」, 是因為對自己的方法用誠實的態度所致。 師父書中也常提到「老實的用方法」。 應該在方法上老實的用, 等到熟練了, 紮實了, 自然會進步到下一個方法。 這次我就體會到, 以前我放鬆身體做的都不夠徹底, 所以進入數息後障礙、妄念都很多。 繼程法師告訴我們, 與其這樣, 還不如回去只專心放鬆身體, 不要用數息法。 對於各種障礙, 小至吞口水, 大至腿痛麻痺, 原則是專心, 勿一心二用, 勿使心散亂。 例如要吞口水時, 暫時放下方法, 把心念集中到吞口水的動作: 氣管先閉上, 口水從食道很快的通過。 完畢了以後再回到方法, 這樣心就不易散亂。 致於腿痛,如果不能用安忍的辦法對治,則可以放下方法,專心觀察疼痛. 觀察他的疼痛不是一整片的痛,而是局部的一點一點的像是小針扎的刺痛。不但細部的觀察, 而且觀察這些小點會漸漸的移動位置。這樣一來,就能使心不散亂了。我的腿已經比較不會痛了,所以很可惜沒能體會到那種觀察法。只能把我聽到的轉述出來而已。相信這次繼程法師來,參加眾都學了不少東西。

back to top    

果明法師 禪三'08

 西雅圖分會於3/21-3/23由東初禪寺住持果明法師主持了一場紮實的默照禪三. 本次禪三的地點選在環境優美, 安靜, 很適合修行的Seabeck Christian Conference Center.

果明法師以次第的方式教導大家禪修的方法. 禪修初步是培養隨時注意當下的能力. 最重要的則是基礎, 基礎穩固之後才能講究進階的方法. 禪修的基礎是放鬆, 身體以及心情都要放鬆. 平時僵硬的肌肉要在練習之中放鬆, 這其實也是一種 “捨” 的工夫. 經行時法師常說要以最少的能量進行, 而做瑜珈時法師常說要把全部的身體的重量交給大地. 法師提醒, 要大家時時回到初發心, 尤其是稍有禪修經驗的人, 常忽略基礎而直接用方法. 依法師的經驗, 這樣往往會產生許多的狀況.

 禪修的次第則可分為調身, 調息, 調心. 法師這時再次強調基礎打好的重要. 舉例說, 在調息時, 為何有呼吸會變成控制呼吸而非享受呼吸的情形? 這就是在調身時有些細節沒有照顧好的緣故. 法師強調, 若基礎打好則次第的進展將會暢順無阻, 而且是自然而然的前進. 反之, 強求反而達不到目的.

法師談到默照即是 “放捨諸相, 休息萬事”. 其中“放捨”與 “休息” 即 “默”, “諸相”與 “萬事” 即 “照”. 也就是說, 對凡事都清清楚楚了了分明, 但都不予以回應. 默照是中國禪宗止關並用的修行法之一. 相較之下, 部派佛教則偏於修深定. 對於修深定的方法, 修行者一般都會漸漸遠離社會大眾. 但是中國禪宗默照的智慧, 在於能活用於日常生活之中. 數習法是對治散亂心的有效方法, 其作用是集中意念於一點上. 默照的範圍更廣. 在禪堂以外, 日常活用的方法是, 注意生活中的小細節, 工作時, 先行計畫再心無二用的進行.

除了打坐以外, 經行及吃三餐時也是培養 “心不隨境轉” 的工夫. 每到了用餐時間, 法師總是提醒: “又到了容易失去正念的時候. 隨時回到方法, 不要被飲食的美味淹沒.” 方法即是, 注意當下拿菜時, 咀嚼時的每個動作, 清楚感覺一粒粒米被慢慢吞下的感覺. 戶外經行時, 要打開眼耳鼻舌身, 對於感官要清清楚楚, 但不要分別他們.

法師形容修行像是一棵大樹, 由根部 (基礎), 沿主幹層層往上生長, 往上的時候會開出分枝, 猶如修行的各種境界.

back to top    

果謙法師 念佛禪一'08

二月二日由果謙法師的帶領下, 法鼓山西雅圖分會舉辦了一場結合唸佛法門及禪精神的 “念佛禪一”. 法師表示, 唸佛本身具有修定的功能, 而修定能幫助開啟智慧. 如果再加上禪的精神, 則可以更增加唸佛的品質. 唸佛法門有許多種, 其中本次共修的持名唸佛是最單純有力, 最容易練習的.

當天法會從啟發信心的頌讚佛偈開始. 接著法師帶領大家進行繞佛、跑香、坐念、止靜. 跑香的時候雖然身體在運動, 而且越跑越快, 精神卻是專注在佛號上的. 結束時, 法師擊出宏亮的大磬聲並指示大家靜止. 法師後來說, 在動靜轉換的剎那, 問自己一句 “念佛是誰?” 可以有效的對治妄念, 並能有覺醒的效果. 接著持續的坐念中, 隨著法器組傑出的師姐們 (陳瑋,王麗菁,張世珩,陳瑞娟) 穩健而漸快的木魚聲, 大家非常專注地一心念佛. 到最後由法師接棒敲地鐘與木魚, 飛快的木魚聲讓大家唸的佛號連成一氣, 不讓妄念有任何縫隙可以鑽入. 止靜時大家端正的打坐. 法師說這時木魚聲停止了, 但是心中的佛號卻不要停止, 維持著專注在佛號上.

法師時常提醒大家, 在這天的共修之中, 要一心放在佛號上. 除了繞佛、跑香、坐念、止靜要唸佛, 其餘時間暫時離開也都要唸佛, 在一日之中保持佛號綿綿不絕. 中午午齋的時候也要精進地用功. 除了要禁語之外, 隨時保持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 吃飯時細嚼慢嚥, 不但能助消化, 還能清楚體會當下的感覺. 有時法師看到大家非常專注的樣子, 就提醒大家唸佛的時候也要保持輕鬆, 保持微笑, 而不要深鎖眉頭地唸佛. 唸佛貴在與佛菩薩的慈悲感應, 快樂的能量才能由心中湧現. 法師也提到平時對待家人或對外人要保持歡喜心, 因為大家都是未來的歡喜佛. 法師說, 唸佛時要放鬆, 才能將佛號滲入身心之中.

過了輕鬆而專注的一天, 最後進行拜懺. 法師開示拜懺的意義. 平常我們待人處世, 心中自有法庭, 對自己以外的其他人事物, 經常的進行審判: 自己就是對的, 別人就是錯的, 常常看不順眼. 也就是說 “自我” 非常地堅固. 藉由拜懺, 我們要把自己的心變得柔軟. 要發願把慈悲浸入己身, 再把慈悲的光照給別人. 所謂 “往昔所造諸惡業, 皆由無始貪瞋癡”, 我們以前知道的, 不知道的, 或有意無意所造的業, 是堅固而黏著的, 所以拜懺時, 每個字句都要認真體會, 認真地唸.

活動的最後, 是大家跟法師雙向交流的時間. 從大家踴躍的發言中, 可以感到大家從活動中都得到很多的收穫. 法師接著與大家聊天, 對五停心, 四念處, 大小乘等觀念都有涉及. 法師說, 這次的禪淨雙修, 也是 “止觀” 的修行. 由禪定而 “止”, “觀” 慈悲與智慧, 也就是空性. 四念處也是觀照空性. 法師還提到自己每天穿的袈裟, 又稱作 “忍辱衣”. 修忍辱必須能與空性相應, 否則忍氣吞聲, 會忍出毛病的. 法師以智慧的談話作為一天共修圓滿的結束.

第二天(二月三日)在法師的帶領下, 舉行了我們西雅圖分會的第一場新春普佛法會. 一年初始,先懺除往昔所造種種惡業,打一堂普佛,以祈求新的一年,消災免障。 法師希望參加法會的朋友們能夠發菩提心, 至心恭敬, 將 “善的種子” 深深植入心田 (阿賴耶識), 讓它以後能夠隨著因緣具足而顯發出來. 進行法會的時候, 同樣保持一個輕鬆而專注的心情, 與佛菩薩的慈悲與智慧相感應, 進而傳佈給自己的往生的親人, 乃至一切眾生.

法會結束後, 在愉快的氣氛中舉行了新春聯誼感恩餐會, 圓滿結束了本次兩天的活動. 本分會除了感謝果謙法師費心地策劃這兩天豐富內容以及帶領法會, 還要感謝陳照興菩薩與美杏菩薩特別從溫哥華南下支援法器, 和所有西雅圖分會的義工們的熱心的幫忙, 以及所有來參加的法鼓山的朋友.

back to top    

陳武成師兄 初級禪訓班'07

十二月八日的禪訓班, 由陳武成師兄帶領, 將法鼓山禪坐的基礎方法與觀念做了完整的介紹. 陳師兄強調, 禪坐只是一種定的練習, 如果能加上佛法的觀念, 就可以由定入慧. 至於戒, 陳師兄認為這是良好的習慣的養成, 對於禪修者一定是必須的.

禪是活潑的. 行住坐臥都可以是禪, 甚至於臥病在床也可以稍微坐起來的姿勢禪坐. 陳師兄指導大家各種常用的坐姿, 並親自示範. 良好坐姿的目的乃是為了求穩定. 陳師兄並說明了 “圓的理論”, 並指出正確的姿勢對於氣的循環是有幫助的.

陳師兄指出, 一般人由 “我” 產生出許多複雜的感情, 反應, 而由這些反應產生出後果, 再造成其他更多的感情與反應. 陳師兄以淺顯而明確的語言帶入了十二因緣的觀念以及因果循環. 他並指出, 一般人的確可以透過禪修, 而改變由以前累積的習氣所形成的反應模式, 並達到斷除一些惡性循環的目的.

一般來說呼吸有四相: 風, 喘, 氣, 息. 其中息又分為: 鼻息, 腹息, 胎息, 與龜息. 修行的歷程為: 散心, 專心, 統一心, 無心. 陳師兄以自身的經驗期勉我們統一心不難達到. 統一心的層次包括了: 身心統一, 內外統一, 以及前後統一. 到了此時正確的佛法的觀念是不可或缺的.

談到實踐的方法, 有對治妄念的方法:

1. 數息或數呼吸: 陳師兄以三條線譬喻念頭, 一條是我, 一條是數字, 還有一條是呼吸. 數到後來可能變成只有一條線, 那就是我, 數字, 呼吸三者沒有分別了, 統一了.

2. 無念.

3. 將妄念予以歸類. 因為在歸類時, 已經不會被妄念所牽著跑而不自知.

後來談到對治幻覺的方法. 他的觀點是, 認識疼痛也是幻覺. 所有幻覺都會像煙霧一樣的散去. 後來談到有關氣動之類的現象, 引起若干學員的興趣. 對於氣積不順造成的各種現象, 陳師兄指導的方法為將注意力集中於腳底的湧泉穴, 氣則能排出. 後來談到有關靈動之類的現象, 更引起若干學員的強烈興趣. 基本上, 我們不否認有這些現象的存在, 我們也沒必要成為這方面的專家. 但是我們要瞭解到, 對治這些現象的方法其實很簡單, 也就是回到方法上, 專心的用方法. 不用去注意它, 因為一旦注意它, 就可能會起執著, 碰到美妙的境界就心生歡喜, 碰到怪異的則心生恐懼. 這種心態有可能造成不良後果. 如果有了正確的心態, 比起只靠別人來所謂 “護法”, 是安全可靠的多. 因為自己正確的心態是修行者最佳的護法.

課程中穿插八式動禪以及其他的運動, 如經行, 打坐前的頸部放鬆以及深呼吸, 打坐後的按摩及瑜珈. 經行時, 對學員提出嫌前面走太慢想超車的問題, 陳師兄期許大家不要忘記這是團體修煉的場合, 對於自身的約束而成就別人也是一種修行. 有關修行的精神, 陳師兄也有提到, 在安逸舒適的環境下是不太可能有多大成就的. 他並舉高僧大德為例, 他們接受種種不合理的考驗. 人被逼迫而走投無路的時候, 才會想出方法, 乃至進步. 所以, 不論是盤坐時腿痛, 乃至禪修時的各種要求, 要學習與之和平相處. 雖然陳師兄對待大家非常客氣幽默與溫和, 但言談之間中不時流露關懷的眼神與深切的期盼.

最後, 有學員發問, 有關大陸赤化之時老和尚為避禍而圓寂的故事. 這個故事的寓意為何? 是不是單純的說明高僧可隨意圓寂? 陳師兄點出, 大家聽故事要對其所傳達的訊息有所了解. 若是與佛法相應, 隨時都可修行, 何須刻意避禍? 留在人間傳法不是更有意義? 陳師兄推薦大家閱讀佛陀對弟子對談的故事.

另有學員發問, 禪坐後停止一段時間以後, 是不是功力大減, 乃至消失? 陳師兄以 “功不唐捐” 作為回答, 也就是說, 凡事都合於因果. 只要有修煉過, 就會有所不同. 但是, 修行者並不能以曾經修煉過多久時間來衡量, 甚至感到自滿. 第二天的禪坐班陳師兄放了一段師父開示, 題為出發心, 也就是隨時把自己當作是初學者, 如此一來, 若遇挫折不易退失信心, 也不易生我慢心. 還有, 修行者不必跟他人比較也不必跟自己比較. 陳師兄在談修行的歷程時有提到, 不要心有期待某種境界. 因為越是有期待, 越不容易達到那種境界.

還有學員問到要不要使用音樂? 陳師兄的回答是最好不要, 因為容易心生依賴. 禪修的過程, 到後來要能夠見到自己所依賴的 “我”. 如果依賴音樂, 何以能見到更深層, 更牢固依賴的我執呢?

這次的禪修活動圓滿的結束, 相信學員都得到不少正確的禪修觀念, 對於以後有志修行的人, 有絕對的幫助.

back to top    

果謙法師 禪三'06

back to top